您的位置: 浩塘网 > 财经 > 正副董事长靠贷款审批“签字生财”桐城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连续“破

蒙牛78亿收购网红奶粉贝拉米,却股价大跌 到底值不值?[图]

日期:2019-11-01 08:25:14     浏览:1569    

中国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王中琪冯瑛子在北京报道

逃离3.5年的安徽桐城农业公司前董事长苏邵云终于回来了。10月9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披露,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回办公室的全面协调下,安徽省和合肥市纪律检查监督机关经过不懈努力,涉嫌在逃的苏邵云自愿回国自首。

此前,苏邵云的前合伙人、桐城农业商业银行前副董事长王建国因收受非国有员工贿赂被判入狱六年半。

前董事长和副董事长都因为从贷款中获利而失业,使得位于安徽北部的桐城农业商业银行一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桐城农业商业银行相关人员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前董事长的外逃是他的个人行为,上级迅速调整了桐城农业商业银行的领导层,因此该行的经营没有受到负面影响。”

但是,记者在桐城农业商业银行的财务报告中看到,该行资产质量持续下降。从2016年到2018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从1.7%飙升至11.1%。拨备覆盖率从275.71%降至41.23%;资本充足率从15%降至6.78%。

由于桐城农业商业银行资产质量的恶化,今年1月,中承信国际发布跟踪评级报告,将桐城农业商业银行的主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A,评级前景稳定,并将该行2015年发行的2.7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a-。该银行成为今年第一家被降级的银行。

前任主席回家投降了

根据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的网站,苏邵云生于1963年8月。事发前,他是安徽省桐城农业商业银行党委书记兼董事长,于2016年3月逃离。2016年3月7日,桐城农业商业银行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第1号(2016年),声明本行原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苏邵云同志于2016年1月22日辞去本行董事长职务。根据本行董事会2016年1月22日的决议,副董事长王建国代表本行担任董事长,并履行相关法律程序。

2017年1月,苏邵云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经过调查,苏邵云利用职务之便,为相关企业办理贷款寻求利益。他多次受贿,被怀疑犯罪。今年10月8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回办公室的全面协调下,安徽省和合肥市纪检监察机关经过不懈努力,涉嫌在逃的苏邵云自愿回国自首,并表示愿意积极返还赃物。

中央追查逃犯办公室主任说,苏邵云是一名与工作有关的犯罪嫌疑人,他在十八大后逃离了这个国家。该案件是金融部门典型的与工作相关的刑事案件。苏邵云回国自首是纪检监察机关贯彻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三中全会精神,加强金融领域赃物追回工作的一项重要成就。

如果苏邵云在那一年出人意料地逃跑,人们没有想到的是,在他逃跑三个月后,时任董事长的王建国也因涉嫌受贿被捕。

今年9月16日,中国司法文献网披露的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对王建国受贿非国家人员的刑事判决显示,2016年6月16日,长风县人民检察院通知王建国到检察机关进行讯问,并在两天后对其涉嫌受贿案件展开调查。2016年6月30日,王建国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5日,合肥市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他。

法院认定,2007年10月至2016年6月,王建国利用分管信贷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职务,在担任桐城农业商业银行副行长、行长和副行长期间,收受多名公司董事和法定代表人的贿赂,构成非国家人员的贿赂。王建国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追回非法所得174.9万元。裁决是最终的。

据桐城农业商业银行官方网站报道,2016年上半年苏邵云、王建国落马后,该行于2016年7月16日召开了第二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全体董事一致推选刘觉奇董事为本行新任董事长。早在2016年4月7日,刘觉起就以党委书记的身份参加了桐城农业商业银行的日常工作。

操作数据“超出图表范围”

从以上有关苏邵云和王建国涉案的信息可以看出,他们两人在贷款审批过程中都收受贿赂,并失足落马。因此,桐城农业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质量受到了广泛关注。

公共信息显示,近年来,由于宏观经济低迷的影响,安徽桐城本地的制造业、批发业和零售业受到了很大影响。桐城农业商业银行部分贷款客户无法按时偿还银行本息,导致不良贷款。受安庆、桐城等地非法集资、担保圈和担保链风险持续暴露的影响,当地信用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此外,桐城农业商业银行和由其发起的一些村镇银行在贷后管理和风险控制方面也比较松懈。这些因素导致银行信贷资产质量大幅下降。

截至2017年底,本行不良贷款余额为5.2亿元,同比增长2.92亿元,不良贷款率为3.03%,同比增长1.33个百分点。其中,9家村镇银行不良贷款余额9700万元,同比增长6500万元,占银行不良贷款的18.65%。由于不良反弹,截至2017年底,本行拨备覆盖率下降130.45个百分点,至145.26%。

2018年,为全面真实反映不良贷款的监管要求,本行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转为不良贷款,不良贷款余额大幅上升至21.54亿元,同比增长16.34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1.1%,同比上升8.07个百分点。九家村镇银行不良贷款余额4.66亿元,同比增长3.69亿元,占本行不良贷款的21.64%,其中两家村镇银行不良率超过10%。在拨备覆盖率方面,截至2018年底,本行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至41.23%,明显低于监管要求。

对于桐城农业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质量下降,本行相关人士今年年初对记者表示:“桐城农业商业银行将在2019年全面推进业务运营和转型发展,高度重视风险防范,确保各方面工作取得良好成效。”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瘦骨嶙峋的。今年上半年,本行不良贷款率达到11.89%,拨备覆盖率降至29%,资本充足率仅为3.27%。受资产质量恶化和拨备压力等因素影响,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本行实现净利润6300万元,同比大幅下降49.75%,利润“减半”。

与此同时,中国诚信国际指出,该行“不良”贷款占比相对较大,部分客户风险尚未得到实质性化解,未来不利反弹的压力仍将很大。

责任编辑:冯·瑛子编辑:冉·东学


上一篇: “国家·民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创作成就展”开幕
下一篇: 英议员重返下议院开会 约翰逊对政局“失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