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浩塘网 > 科技 > 外国外围网站有哪些·暴力催收,为什么那么猖狂

蒙牛78亿收购网红奶粉贝拉米,却股价大跌 到底值不值?[图]

日期:2020-01-09 13:57:32     浏览:477    

外国外围网站有哪些·暴力催收,为什么那么猖狂

外国外围网站有哪些,截至2019年6月30日,全国共有3000多家催收公司,另外还有至少1000家催收公司披着其他“马甲”存在。

记者 | 王 煜

继p2p、“714高炮”之后,“暴力催收”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又一个“爆雷”的区域。倘若“网贷陷阱”是“魔鬼”,那暴力催收无疑是“魔鬼”的帮凶,是压垮借款人的最后一棵稻草。这样的“魔爪”,究竟何时能被剪除?

崔弘 | 绘

追债追到公司领导,家人朋友不得安宁

林勇(化名)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深刻地体验到什么是“暴力催收”。

林勇说,最开始从银行贷款的分期还款他还能应付;然而,几个月之后他的经济状况出了问题,这几笔贷款有逾期风险。“我没有办法,就去下载了一些中小网贷公司的app,借新债还旧债。”虽然这些平台每个能给的额度不高,只有几千元,但他发现到款特别容易,几乎只要填上身份证和银行卡等信息,不用任何信用资质审核,就能“秒到账”。于是,他深陷其中,接连在十几个网贷平台借款,现在被暴力催收“围猎”。

他告诉《新民周刊》记者,他在各网贷平台填过的紧急联系人只有两人,然而收到催收电话和短信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个数量。林勇的父母、岳父母、兄弟,无一例外地都被催收骚扰;甚至他所在公司的老板,以及一个平常几乎不怎么联系的朋友,都接到了催收电话或短信。

林勇说,只要欠款逾期一天,他们就开始给前述所有人打电话发短信。

短信一般是这样的风格:“某某欠款逾期已经3天,其电话一直不接,涉嫌恶意拖欠,我们已将其行为录入征信系统。”

“由于你欠款逾期,现在平台认为你骗贷,已经进入立案起诉阶段。望其亲友远离老赖,以免上当受骗。”

“收到短信后若两小时内未处理,你的拖欠案件将发给律师走诉讼程序,有疑问回电!”

林勇说,他的父母收到短信后,非常着急,马上来问他是不是真的要吃官司了,他花了好大工夫才把老人家的情绪安抚下来。

有不少人虽然在通话中号称是某某网贷平台的员工,但他们根本不是用平台的官方客服号打来的,有的是个人手机,有的是归属地并非平台所在地的座机。这让他无法识别对方身份的真实性,毕竟这是涉及钱财的事情,不能轻易相信陌生电话所言。“而且这些号码很多都被手机安全系统自动标记为‘骚扰电话’‘诈骗电话’,一般人谁会去接呢?不接,他们回头又说我‘失联’‘故意不沟通’。”

不胜其扰之下,林勇向网贷平台客服投诉。从录音中可以发现,有的平台客服直接不承认他们有向欠债人本人和紧急联系人之外的人催收;有的客服在林勇的再三追问之下,承认了有将催收业务外包给多家催收公司,但对于他提出的“不要再骚扰我的那些亲朋好友”的诉求,客服只表示会把信息传递过去,“但是由于是外包公司,他们能不能马上停止,我们没法控制”。

催收员的自述,贷款+借款一条龙

当下的“暴力催收”,基本上指的是催收平台在电话、短信等催收手段中使用了欺骗、威胁、恐吓的语言和骚扰欠款人亲友这种“软暴力”。

规范的催收,在某些催收公司眼里太慢太“温柔”了。他们需要的是快速收回欠款以便早些拿到佣金,便在“软暴力”范围内无所不用其极。

例如,没有向贷款平台提供过信息的亲友也被催收,在催收业内称为“爆通讯录”。实现方式并不复杂,许多平台通常都会要求贷款只能在app里操作,app安装到手机上时会询问用户是否让它获取“读取通讯录和通话记录”的权限,大多数人都会直接点“是”;就算用户不授权,平台方设计为app的关键功能无法使用,强迫用户交出权限。

如此一来,那些通讯录里标记为亲属关系字样的人,以及欠款人最近常电话联系的人,他们的联系方式都在平台面前一览无余。当然,除了通过app,贷款平台和催收公司还有别的办法窃取到用户信息。

在中部某省份的一家小型催收公司担任催收员的张军(化名)向记者透露,他供职的这家公司主要接一些中小网贷平台的催收业务。他的同事很多都只是高中毕业甚至初中毕业的文化水平,随意招进来做一天简单的培训就上岗了,底薪只有一两千元,想要收入高要靠催收成功的提成。

“但是催收成功并不容易,所以有些人怎么简单粗暴就怎么来,把每天该打的电话该发的短信完成就行了。反正一个欠款人在同一个催收员手中的处理是有时限的,他把这个时限耗完就扔给下一级的处理部门。到这里就是混个底薪。你想一想,以这些人的素质,怎么可能做到规范的催收?”

更可怕的是,有些小型催收公司专以接“714高炮”的单子为生计。

“714高炮”是一种超高息的短期借款,分别为7天、14天之内;“高炮”是指其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手续费”等,实际年化利率基本上都超过了1500%。期限只有7天或14天,借款人通常很难找到周转方式来还款,所以许多“高炮”平台一旦出借成功,就马上把单子扔给催收公司;催收公司眼馋“高炮”带来的高佣金,也就乐意承担。在这样的情况下,贷款平台本来就是违法的,催收方更加不可能规范地面对借款人。

催收公司数量庞大,“小鱼小虾”难管

2019年10月21日,互联网金融平台“51信用卡”位于杭州的总部被警方调查,多人被带走。当晚深夜,杭州公安在其官微发布消息称:2019年9月以来,杭州警方接上级部门线索传递,结合日常工作发现,“51信用卡”涉及大量各地异常投诉信息。经初步调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崔弘 | 绘

顶着“创立7年,中国领先的信用卡账单管理工具”“互联网金融独角兽”光环,并已在港股上市的“51信用卡”,只是“暴力催收”监管风暴中波及的“催收江湖”中的一条“大鱼”。

另一条“大鱼”是自称“中国最大的拖欠信用卡应收账款催收服务提供商”的湖南永雄集团,该公司于2019年10月底尝试赴美上市,三周后撤回。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1月,湖南永雄集团的一名催收员肖某因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肖某在供述中说:“在这个单位我就接触到了公民信息这个事情,公司内的员工都是靠买卖公民的信息来帮助顾客找到他们想找到的人。”

实际上,从2019年3月起,公安部围绕“暴力催收”的一系列整顿行动不断升级,与催收业务相关联的网贷平台、大数据爬虫公司等相关方纷纷迎来大规模的整肃,催收行业尤其成为重点整顿对象。

新浪黑猫平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平台涉及网贷暴力催收的投诉事件达5565件。除“51信用卡”之外,捷信金融、锦程消费金融等持牌金融机构,趣分期、拉卡拉等知名金融服务平台,均被曝出催收相关投诉,有不少源自其外包的催收机构。

剩下的众多“小鱼小虾”该如何监管规范,恐怕才是最关键的问题。据艾瑞咨询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全国共有3000多家催收公司,仅信用卡催收公司就有1000多家。业内人士估计,另外还有至少1000家催收公司披着其他“马甲”存在。

实际上,催收本无错,而恰恰是贷后不良资产处置的关键一环,如果规范运行,能为保障金融安全做出有效贡献。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37万亿元。如果以这个规模的欠款作为发展基础,那催收行业的体量不可谓不大。

新疆十一选五


上一篇: 叮咚快评| 请别为周口“丢失男婴”狗血剧编续集了
下一篇: 乌鸡、柑桔、食用菌新鲜直达 陕西汉中特色农产品直销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