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浩塘网 > 科技 > 厉害了中国创新!日本人发明了二维码,却被中国人发扬光大

蒙牛78亿收购网红奶粉贝拉米,却股价大跌 到底值不值?[图]

日期:2019-10-17 03:55:56     浏览:3894    

我们在使用支付宝支付时都使用二维码,使用微信添加朋友,使用扫码分享自行车。这些小小的二维码占据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全世界数十亿人每天消费无数二维码。随着时间的推移,二维码会消耗掉所有这些吗?答案是肯定或否定的,但为什么?我们稍后会给出答案。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二维码背后的故事。

二维码也叫二维条形码,是指在一维条形码的基础上扩展另一个具有可读性的一维条形码。黑白矩形图案用于表示二进制数据,二进制数据中包含的信息可以在设备扫描后获得。换句话说,二维条形码是通过扩展一维条形码获得的。一维条形码,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条形码,在各种商品包装中非常普遍。例如,不同宽度的酒吧是脂肪屋快乐水罐上的条形码。

条形码是70年前新泽西的一个年轻人发明的。他的名字是诺曼·伍德兰德(1921年9月6日-2012年12月9日)。1948年,他和另一位共同发明人伯纳德·西尔弗共同开发了条形码技术,并于1949年申请了专利。

(条形码技术的发明者诺曼·伍德兰德)

这项技术发明的时候,两人都是费城卓克理工学院的研究生,该学院现已更名为德雷克塞尔大学。1948年,当地一家超市的主管参观了学校,并要求院长开发一种有效的产品数据编码方法。院长并不重视他的要求,但听到对话的研究生伯纳德·西尔弗对此非常感兴趣,他来到诺曼·伍德兰德一起学习。

在他们的研究几次失败后,伍德兰从研究生院退学,回到他祖父母在迈阿密海滩的家,整天思考解决方案。他想用类似莫尔斯电码的点划线来实现编码,但他不知道如何使之图形化。伍德兰在海滩上画圆圈时,想出了环形条形码的解决方案。

(条形码原型由诺曼·伍德兰德设计)

然而,由于当时扫描技术落后,诺曼·伍德兰德和伯纳德·西尔弗的发明基本上没有被使用。最后,他们以15000美元的价格将专利卖给了菲尔科,这是他们从发明中获得的全部。

1970年夏天,应全国食物链协会的要求,罗技公司根据ibm乔治·劳勒的设计计划,开发了通用杂货产品识别码(ugpic)。这项计划的灵感来自伍德兰,他也参与了条形码的改进。

不久,在罗技公司的建议下,美国超市的特设组织制定了统一代码(通用产品代码)。美国统一代码委员会(Uniform Code Council)于1973年建立了upc代码系统,并将代码系统标准化。

1974年6月26日上午8:01,俄亥俄州特洛伊市的马什超市首次使用了条形码。一盒10巴箭牌口香糖成为第一个使用条形码的产品。今天,华盛顿史密森尼美国历史国家博物馆也收藏了一包37年前的箭牌口香糖,作为博物馆的永久收藏品。

1992年,诺曼·伍德兰德获得美国最高技术成就奖——国家技术创新奖。美国总统授予该国杰出的创新者。2011年,他被列入国家发明家名人堂,1963年去世的西尔弗被追授。2012年12月9日,诺曼·伍德兰德死于老年痴呆症和家中老化,享年91岁。

今天,全世界每天扫描超过50亿个条形码来追踪图书馆的书籍、医院的病人、便利超市的商品等。条形码广泛应用于商品流通、图书管理、邮政管理、银行系统等领域。

我们今天使用的二维码是在一维条形码即条形码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维条形码容量有限,它的宽度记录数据,但它的长度不记录。一维条形码只能容纳20个英文数字,这极大地限制了信息的存储。为了记录更复杂的数据,如图片链接和网络链接,人们在一维码的基础上垂直发展了另一个维度,并发明了二维码。

二维码有很多种,我们经常提到的二维码是二维码(都叫快速响应矩阵码;中文:快速反应代码),其发明者是日本人,发明者原正弘(masahiro hara)来自日本电装波公司,电装波公司是世界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电装波公司的子公司。

(二维码发明者常红)

20世纪80年代,条形码广泛应用于制造业、零售业和其他行业。袁长宏后来回忆道:“20世纪90年代,随着生产方式从大规模生产转向更灵活的生产,生产现场需要更详细的生产控制,因此需要开发更大容量的条形码。”。

由于条形码容量的限制,工厂只能同时使用多个条形码。工人每天需要扫描多达1000个条形码。起初常洪想提高扫描仪的效率。然而,随着工件变得越来越小,他觉得他需要一个更紧凑的条形码系统,并用来存储更多的信息。在前长虹领导的只有两个人的研发团队的不懈努力下,二维码终于开发出来了。

2014年,袁长宏因二维码的发明获得欧洲发明家大奖。虽然电装波拥有二维码专利,但它免费披露了相关技术,不收取特殊费用。它只通过销售二维码扫描仪获利。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还有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二维码——韩信码。韩信码是中国物品编码中心在“十五”重大科技项目——新型二维条码编码系统和关键技术标准开发研究的基础上开发的。研发始于2003年,于2005年底完成。目前,在新版机器生成增值税发票的密码区,使用中文字母代码。

袁长宏对二维码能否被广泛认可没有信心。为了让更多的人使用二维码,他在主要企业和组织中跑来跑去,积极推广二维码。由于他的努力,二维码在日本企业中被广泛使用。然而,二维码在中国的流行与原来的常洪几乎没有关系,它们的使用可能超出了他的预期。

2010年10月,支付宝在中国首次推出二维码支付技术。用户只需扫描商家提供的二维码(二维码将在下面描述)并按照提示操作完成支付。2013年,支付宝扩大了在线扫描代码支付。根据支付宝2013年11月的相关数据,有460,000个网站连接到扫描代码支付,涵盖旅游、团购、游戏、b2c等行业。微信还在2013年推出了5.0版的支付功能。这个版本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实现一键式支付。2014年1月,微信支付与滴滴合作,其二维码支付通过打车软件进入市场。

2014年3月14日,央行认为二维码支付存在安全问题,工信部暂停了离线二维码支付服务。然而,由于线下市场的巨大吸引力,微信和支付宝在市场上继续使用二维码支付,只是改善了安全问题,如从原来的客户代码扫描改为商户手持pos终端代码扫描,增加了动态二维码等功能。

2016年8月3日,支付清算协会向支付机构发布了《条码支付业务代码》,规定了二维码支付的安全标准。官员们开始认识到二维码支付的地位。随着微信和支付宝的推广,二维码支付在全国几乎随处可见。

二维码信息密度高,面积小,可以承载各种信息、各种文字、网址等。与ocr等技术相比,容错能力强;可读性强,形成统一标准,手机等常用设备可以扫描;由于这些优点,二维码被越来越广泛地使用,并且不限于支付领域。

人们通过微信二维码增加朋友,关注公众号码;商家通过二维码进行促销,用户可以通过扫描代码参与各种活动,获得各种优惠券;共享自行车等也通过扫描二维码来使用...人们的日常生活离不开二维码。

常洪发明二维码的初衷是为了提高工人的工作效率,但他可能没有想到二维码会在中国用于移动支付。随着两大移动支付巨头的推广,二维码迅速流行,扫描码支付成为中国的“四大新发明”。如今,二维码在其他领域得到了更广泛的应用。中国企业的商业创新能力并不比其他国家差。

在谈论二维码的故事之后,现在回答开始时的问题,为什么二维码用完了而没有用完?

事实上,这与二维码的大容量信息存储密不可分。二维码提供了总共40种不同版本的存储密度结构,对应于指示图的“版本信息”。版本1是一个21×21的模块(该模块是二维码中最小的单元)。每增加一个版本,长度和宽度增加4个模块,最大版本40是177×177模块。

以存储密度最高的版本40为例,共有177×177个模块。这些模块由黑色和白色组成,也就是说,只有两种可能性。然后,版本40的可能组合是:2 (177 * 177) ≈ 10 20000。

这个巨大的数字,世界上超过70亿人每秒改变一个二维码,只能消耗从大爆炸到今天的138亿年的一小部分时间。然而,二维码可以被扩展,事实上将会有比现在更多的组合可用。因此,虽然二维码在理论上可以用光,但以人类目前的使用速度,没有必要担心二维码的使用。


上一篇: 国少队长何小珂:什么都无法阻挡我们为国奋斗的心愿
下一篇: 28岁女护士命丧整形手术台 尸检显示系术中肺脂肪栓塞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