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浩塘网 > 财经 > 翰宇药业的至暗时刻

蒙牛78亿收购网红奶粉贝拉米,却股价大跌 到底值不值?[图]

日期:2019-11-15 07:52:25     浏览:4514    

无论是从运营还是二级市场来看,现在都是韩宇制药最黑暗的时刻。

汉宇制药2019年中期报告表现不佳。不仅公司的收入和利润大幅下降,而且资产项目的应收账款也非常高,偏离了行业的正常水平。绩效承诺期结束后,收购目标发生了变化。

这是一种典型的破坏股票的价值。令投资者更加担忧的是,破坏仍在继续,上市公司仍在为不必要的项目投入大量资金,管理层的行为值得投资者警惕。

将自己的表现减半

8月29日,汉宇制药发布了2019年中期报告。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收入4.51亿元,同比下降30.32%。净利润7667万元,同比下降63.46%。

韩宇制药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多肽药物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其主要业务包括五个部分:药物制剂、原料药、客户肽、药物组合包装产品和设备产品。这五个部分在上半年都出现了下降。据财务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汉宇制药药物制剂收入同比下降8.7%,至3.12亿元,原料药收入同比下降60.12%,至2,966万元,客户肽业务收入同比下降61.49%,至3,619万元,药物组合包装业务收入同比下降20.34%,至3,285万元

作为韩愈药业的主要收入来源,医药制剂占总收入的69.18%。目前,公司上市的药品主要包括注射用特利加压素、注射用生长抑素、注射用胸腺五肽、醋酸去氨加压素注射液等。

其中特利加压素主要用于肝硬化静脉曲张出血的止血。广泛用于肝肾综合征、肝硬化腹水、脓毒性休克、烧伤、急性肝衰竭、心脏骤停等的临床治疗。2019年上半年,该产品实现销售收入9546万元,同比下降22.65%。对此,汉宇制药解释称,这主要是受2019年各省、市、区招标工作逐步启动以及各地区gpo集中采购持续发展的影响。

生长抑素主要适用于急性食管静脉曲张出血和严重急性胃或十二指肠溃疡出血。醋酸去氨加压素广泛用于预防和控制出血,缩短或恢复手术前延长的出血时间。这两种产品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分别为8683万元和2163万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没有增长,处于停滞状态。

胸腺五肽是一种免疫调节药物,适用于放化疗引起的免疫功能低下的恶性肿瘤患者。2019年上半年,销售收入将达到4716万元,同比下降20.03%。对此,韩宇制药解释称,由于辅药等政策的影响和投标价格的下降,国内胸腺五肽市场近年来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整体销量处于持续调整阶段。

对于医药产品的不良表现,汉宇药业将原因归结为外部政策原因,但本质上,症结仍然在于公司自身产品竞争力弱,特别是一些主要产品属于辅助药品类,这是政策整改的重点领域。

除了制剂业务之外,汉宇制药的其他业务虽然杂七杂八,但并不强大。它们不仅规模小,而且市场竞争力也不弱。他们的未来前景不容乐观。

呆滞资产

汉宇制药的资产主体也很差。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2.08亿元,占期末总资产的21.03%,占2018年收入的95.57%。如此高的比例在上市公司中极为罕见,尤其是在制药行业。

根据申银万国工业的划分,有75家上市化学制剂公司。根据“2019 /2018年上半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价值”的计算,汉宇制药以95.57%的比例排名第一,中关村以61.37%的比例排名第二,其余大部分都在30%以下。

因此,汉宇药业的应收账款与整个行业相比是不正常的。从其自身的历史变化来看,汉宇制药上半年业绩不佳。

据统计,汉宇制药在2011年上市时,平均收集期只有88.59天。此后,该指数一路攀升,尤其是近年来,恶化明显,从2016年到2018年,分别为284.16天、262.28天和329.61天。

这是什么概念?汉宇药业销售的产品需要将近一年的时间来收回资金,销售周期非常长,这显然与大多数行业只有几个月的结算周期不一致。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汉宇药业的应收账款问题可能更加严重。根据2019年《中国日报》披露,公司1-2年和2-3年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4.9亿元和1.02亿元,合计5.92亿元,占全部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44.71%。

这些款项都过期一年以上。他们欠谁的?钱能追回来吗?汉宇制药公司需要给出一个解释。

汉宇制药资产账户中的商誉问题也值得关注。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汉宇药业的商誉账面原值为9.38亿元,全部由2014年上市公司收购的基础资产甘肃季承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季承制药”)组成。

2014年8月,汉宇制药宣布,公司计划以13.2亿元的交易价格发行股票并支付现金,收购季承制药100%的股权。其中,以24.44元/股的价格向张幼平、北京凤凰财富增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北京汇旭财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发行2700万股,购买季承制药50%的股权,以现金购买季承制药50%的股权,以现金支付6.6亿元。

季承制药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医疗器械和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医疗器械产品是专门为注射给药而设计的。根据评估结果,季承制药100%股权账面价值为2.57亿元,评估价值为13.27亿元,增值率为415.48%,收购价格一点也不便宜。

2015年1月,汉宇制药完成了对季承制药的收购。

收购时,交易对手张友平承诺季承制药2014年和2015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1亿元和1.49亿元。汉宇制药的股东曾绍贵、曾绍强和曾邵斌承诺,季承制药2016年和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93亿元和2.41亿元。

根据汉宇制药发布的业绩承诺完成情况公告,2014年至2017年,季承制药的实际净利润分别为1.16亿元、1.14亿元、1.69亿元和2.04亿元。

前后对比显示,季承制药除了在2014年上线达标外,其他年份都没有履行业绩承诺。总体而言,季承制药2014-2017年实际净利润为6.03亿元,履行绩效承诺86.98%。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业绩承诺期结束后,季承制药的业绩立即发生了变化。财务报告显示,2018年,季承制药实现收入2.2亿元,同比下降37.68%。净利润9337万元,同比下降54.41%。

2019年上半年,季承医药业绩继续大幅下滑,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7875万元和2325万元,同比分别下降42.39%和70.77%。

对于季承制药业绩的大幅下滑,韩宇制药在2019年《中国日报》上解释称,在全国范围内迅速实施“零奖金”等早期政策的影响下,国内医药市场发生了重大变化,季承制药的设备产品和药物组合包装产品的销售也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然而,上述解释背后还有其他因素吗?例如,为什么绩效承诺期后绩效会发生变化?绩效承诺期内是否有意外收入和利润?上市公司有必要对此进行解释。

以季承制药的雷霆为例,汉宇制药已经为此资产计提了5.95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值得注意的是,季承制药目前的业绩仍然没有改善的趋势。如果未来继续恶化,剩余的3.44亿元商誉仍可能面临减值。

最后,汉宇制药的资产开发支出也值得关注。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汉宇制药的发展支出为2.28亿元。近几年来,汉宇制药的发展支出呈逐年上升趋势,2015-2018年底分别达到9365万元、1.23亿元、1.23亿元和2.14亿元。

2019年上半年,公司在R&D投资6377万元,占营业收入的14.15%。然而,《中国日报》并未披露R&D投资的资本化,尽管此前的年报已经披露了这一点。

2016年至2018年,汉宇制药分别投资研发8923万元、1.03亿元和1.91亿元,其中研发支出资本化金额分别为2886万元、1319万元和9632万元,研发投资资本化率分别为32.35%、12.86%和50.37%。

从以上可以看出,汉宇制药2018年研发投资资本化率明显高于往年,这一比率在上市制药公司中极为罕见。然而,2018年恰好是汉宇制药多年来表现最差的一年,净利润亏损3.41亿元。汉宇制药可以通过提高研发投资的资本化率来提高其绩效。

价值毁灭

汉宇制药在2011年首次公开募股时筹集了净额7.15亿元,2014年总计4.4亿元,2015年总计6.6亿元,股权融资总计18.15亿元。

债务方面,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汉宇制药的短期贷款、长期贷款和应付债券分别为7.89亿元、8.85亿元和4.98亿元,计息负债合计21.72亿元。

然而,在这一巨额融资背后,结果是业绩急剧下降,以及异常高的应收账款和商誉。韩愈药业具有价值毁灭的特点。从二级市场来看,汉宇制药股价在2015年6月创下51.68元的历史新高后,一路下跌,2019年10月9日创下近年来7.14元的新低,期间股价最大跌幅达到86.18%。

毫无疑问,近年来高水平收购汉宇制药的投资者很可能遭受巨大损失,参与汉宇制药2016年固定增持的机构资金更是深陷其中。

根据公共信息,收购季承制药的相应固定增幅已于2016年10月完成。固定提价和募集资金总额分别为23.3亿元和6.6亿元。固定增长目标为长江资本管理汉宇制药、红土创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广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分类集合资产管理1号计划。韩愈药业1号、2号和3号。

据统计,由于这种固定的上涨,汉宇制药的股价自发行以来下跌了67.66%。

因此,无论是从操作角度还是从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汉宇药业的股价都对投资者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伤害仍在继续,汉宇制药继续在不必要的项目上投入大量资金。

2019年上半年末,汉宇制药正在建设7.59亿元,其中一个是汉宇创新产业建设项目,预算5.35亿元,累计投资52.52%。

该项目用地于2015年被上市公司收购。汉宇制药(Hanyu Pharmaceutical)在其年报中表示,该公司已在深圳市龙华新区获得29000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并计划投资公司总部、实验中心和慢性病管理行业研发基地。

汉宇制药(Hanyu Pharmaceutical)在2017年年报中表示,为了满足公司快速增长的业务需求,实现汉宇创新产业大厦项目建设的积极推进,公司拟向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申请总额不超过4.6亿元人民币的固定资产抵押贷款,贷款期限不超过五年。实际融资情况须经银行最终批准。

从以上可以看出,该项目预算总投资为5.35亿元,其中大部分来自银行贷款。投资额不小,是汉宇制药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7667万元的7倍。此外,这个项目是建造一座大楼。尽管盖楼自身表现大幅下降,利率和债务居高不下,但仍有必要在该国投入大量资金吗?最后,该公司计划将其用作慢性病管理行业的研发基地。这项业务不能通过外部租赁来进行吗?

除了建筑之外,汉宇制药还花钱接管了其他人的私人资金。

2019年8月29日,汉宇制药宣布,公司拟通过接受原有限合伙人5000万元人民币的股份(以下简称“创新投资”)投资深圳蓝盾中美信息技术创新投资企业(有限合伙)。

公司分别从创新投资、蓝盾、冀创投资、徐宏伟、张春山和徐红兵的普通合伙人处获得3%、1%、4%、8%和4%的出资。投资完成后,公司的股份将占基金总规模的20%。资金来源均为公司自有资金,承担有限责任,不参与基金的日常运营和管理。

公告称,上述伙伴投资领域应重点关注新兴产业,即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根据上述规定,合伙企业应重点投资于数字创意领域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初创期和中、前期企业,以及深圳市政府支持和鼓励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等产业,投资金额不得低于合伙企业可投资资金总额的60%。

事实上,上市公司在医药行业投资的私募股权基金并不少,但大部分投资都是医药相关产业基金,与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有很强的协同作用。回顾汉宇制药的投资,上述合作伙伴的投资对象基本上集中在信息技术和数字创意领域,这与其主营业务完全无关。尤其是在最困难的时刻,汉宇制药仍然在这方面投入了宝贵的资金,这更让人难以理解。

此外,这笔交易不是汉宇制药认购新基金,而是为他人接受订单。那么,为什么蓝盾、基创投资、徐宏伟、张春山和徐红兵等卖家选择出售自己的股票呢?该基金的运作有问题吗?汉宇制药公司需要对此进行解释。

毫无疑问,现在是韩愈制药最黑暗的时刻。如果管理层仍未取得进展,汉宇制药的实际控制人可能无法逃脱承诺爆炸的命运。

2019年9月5日,汉宇制药宣布实际控制人之一曾绍贵直接间接持有公司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1.55%。其中一名实际控制人曾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1.43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38%。截至公告日,曾少贵质押公司股份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60%。曾少强质押公司股份1.2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46%。

针对文章中的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向汉宇药业发出了采访信,但截至发表时,尚未收到上市公司的回复。

资料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贵州快三 湖北快3投注 陕西十一选五 天津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上一篇: 丰田才是新能源大牛,氢燃料后驱轿跑车亮相,续航或达650公里
下一篇: 华泰柏瑞基金总经理韩勇:坚守本源 不忘初心 持续为客户创造回